2016年2月23日 星期二

沒有廢話的超屌理髮店!真男人就要去一次

每次剪頭髮被迫要跟設計師「推心置腹」,我就忍不住想,天啊,能告訴我這世上哪裡有啞巴理髮店嗎?
但事實證明,想落得耳根清淨也不一定要把髮型師毒啞——只要為你操刀的是有原則的、拒絕寒暄的男人。
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Leen和Bertus就是這樣的男人。

這對20年的好麻吉一個看似溫柔,一個面相凶殘,不過骨子裡都十分豪爽。眼見理髮這門手藝的厚重一天天被花俏的潮流削弱,2010年,他們在荷蘭鹿特丹開起了一家規矩多多的理髮店Schorem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首先如你所願,店裡明文禁止剪髮時閒聊。如果你喜歡安靜,在這裡都沒有裝睡的必要,因為絕對不會有髮型師對你「身家調查」。說完想要的髮型,手起刀落,一出門就彼此相忘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因為是搖滾迷,Leen和Bertus特別喜歡20世紀20到50年代那種貓王頭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他們將24種經典油頭髮型畫成海報貼在牆上,客人進門抬手一指,理髮師就能心領神會。但很抱歉,除這24種油頭以外,一律不剪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你要是想跟「食古不化」的老闆爭辯,他們會說,別廢話,只有經典油頭才值得留住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理髮和刮鬍子的工具和手法,也必須是經典而傳統的: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客人一走神就忘了,自己到底身處哪個年代: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這麼精緻而雄性荷爾蒙極濃重的地方,不好意思,是女賓止步的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Leen和Bertus正是希望把這裡打造成男人的專屬空間。空氣中永遠漫著酒精和髮油混合的味道,夾雜著客人和理髮師之間爽朗的笑聲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閒著的可以看看《花花公子》,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願意的話聊聊搖滾和紋身,或是女人和人生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雖然有著這麼挑剔難伺候的規矩,這裡卻夯得不像話。店裡每天11點才開門,但早上7點已經是大排長龍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不少客人慕名遠道而來,三四個小時火車,再等上四五個小時都是等閒之事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但不管客人再怎麼多,也不管你是天王老子還是皇親國戚,這裡不接受預約,先到先剪,先來先享受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就是這麼拽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不管怎麼說,走進這家店還是需要勇氣的。店名「Schorem」,英語裡的其實是「scumbag」的意思,翻譯過來就是人渣、壞蛋。看著這滿室的花臂大漢,和不苟言笑的表情,走進來,就像進了某黑幫的堂口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當然以上這只是他們耍帥的一面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俗話還說,流氓不可怕,最怕流氓有品位。這群「混混」個個留著精心打扮過的髮型和鬍子,身穿剪裁得體的襯衫西裝褲、羊毛馬甲,腳踩一雙擦得發亮的皮鞋,隨便帶出來都是復古界的icon。這才是最有殺傷力的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而且熱愛搖滾的他們,是極度鄙視流行樂的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不過這個臥虎藏龍的地方,的確也有曾經窮困潦倒、甚至遊走在犯罪邊緣的迷途剪刀手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2010年開店不久,Schorem就變得非常火紅。需要幫手的Leen和Bertus沒有去美髮學院尋覓,他們決定在大街上尋找有潛質的年輕人。

Lau是他們招的第一個髮型師。在這之前,他是一個倉庫的看門人,也是個癮君子,所謂的棲身之處也不過是一張破爛的沙發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而現在的Lau,真正對理髮產生的興趣,整個人煥然一新: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店裡的另一個髮型師Coos,之前曾因為一樁縱火案需要入獄兩個月。本以為Leen和Bertus會因此跟他劃清界限,沒想到兩個酷大叔跟他說,去吧,就把這當度假好了,我們會去看你的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期滿出獄的那天,就是他們開車去接Coos的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現在的Coos: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各種各樣的故事,讓原本就足夠酷的Schorem變得更令人血脈噴張。但大部分時間,你看到的只有這些「混混」工作時,那種地老天荒的認真和享受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Leen曾經在一次接受訪問的時候說到,理髮是一門值得用一生去窮盡的手藝。「我們跟大部分的髮型師不同,我們不設計新穎髮型;我們是很老派,但我們會把它做到極致,做到完美。」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每每做出了完美的油頭,你會看到Leen依依不捨看著客人離開——他說,他的心裡其實有一股衝動,想把客人的頭割下來,像戰利品一樣掛在店裡展示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2013年,因為慕名而來的客人太多,Leen和Bertus不得不找更大的店面遷新址。而原本的舊址,被他們改以用作設立了「The Old School Barber Academy」(老派髮型師學院)。他們歡迎男女老少、外行同行來報名學習,口號萬年不變仍然是那一句:學剪髮,別廢話!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這兩位元老定期在舊址坐鎮,給新手講解理髮的手藝: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成功畢業的學徒: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在Facebook積累了60多萬粉絲的Schorem,也給海內外不少理髮師帶來了靈感。Leen和Bertus也多次出國跟同行交流切磋,不過,更多像是粉絲見面會。在泰國,這三兄弟受Schorem的啟發,也開了一家回歸手藝的理髮店: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在日本: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在澳洲的巡迴講座: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漸漸成為文化標誌的Schorem,甚至還賣起了自家的T恤: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自家的髮油: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教學DVD、海報等等的周邊產品更是不在話下: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回頭看,這不過是兩個男人在一次喝酒時隨意提起的話題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沒想到兩個中年混混,帶著十幾個小混混,還真的就把這做成了事業。

「要問我的話…我覺得這一切就跟開酒吧一樣好玩。」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所以其實不難理解,為什麼那麼多藝術家願意將長辮留在這個地方: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也不難理解,為什麼有父親會把自家孩子也帶過來脫胎換骨: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到了現在,新鮮的已經不是理髮手藝本身了;我們覺得酷的帥的,也不單單是這裡面的復古油頭、搖滾文化,和刁鑽的做生意方式。

這一群混混,用他們的生活方式融合了這一切。
一群混混开了一家理发店 禁止剪发时瞎哔哔

轉載自:網易新聞

看完我也想去剪一次阿~~

線上訂餐

前日預訂可享95折優惠
聯絡我們
台北市中正區福州街3號
技術提供:Blogger.

公告

本店目前正在尋找新店舖位置,目前實體店鋪暫不對外開放,僅提供網路訂購,感謝各位支持。

喝茶的壞處

茶葉雖好,但是也得科學飲用。最簡單只要記住一點,那就是不喝濃度過高的茶葉。 1、不喝濃茶 說完喝茶的好處之後,我們一起來看看喝茶的壞處吧。總而言之,喝茶是沒有什麼副作用的。當然,如果你喝了高濃度的茶葉就另當別論了,喝濃茶確實存在很多弊端,這是廣大喝茶人需要注...

搜尋此網誌

Pages